站长圈

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网络创业 > 创业动态 » 正文

赵鹏突围:BOSS直聘宣布已实现盈利 筹备IPO

  把BOSS直聘从默默无闻带到行业前三,赵鹏用了五年时间。

  公司已实现盈利、正在为IPO做准备,这是赵鹏在接受燃财经采访时透露出的两个最新信号。过去五年,70后创业者赵鹏带着一帮年轻人,在互联网招聘这个古老的行业里摸爬滚打,经历过声名鹊起的高光时刻,也经历过成为众矢之的的至暗时刻。在幸运和不幸之间,BOSS直聘靠着“找工作,跟老板谈”的直聊模式一路突围,如今,已经成为与前程无忧、智联招聘不分上下的第三大招聘软件,也距离成为一家上市公司越来越近。

  在一个满眼都是创业泡沫破裂的时代里,赵鹏和他的BOSS直聘是一种独特的存在。这家公司不崇尚战略,赵鹏觉得“战略”、“格局”不太像人话,听到同事讲这些词就感到“可怕”;这家公司不炫耀资本,已经2年没有公布过新的投资方,和市面上喜欢烧钱、委身资本的创业者不一样,赵鹏牢牢控制着公司的方向;这家公司不轻易迭代产品,今天的核心功能与五年前非常相似,产品经理新上任何功能前都要接受赵鹏的连环拷问;这家公司也没有KPI,赵鹏相信“摸鱼的人永远会存在”,但允许一定比例的人摸鱼总比把公司变成一部呆板的机器要好;这家公司一方面激烈呼吁“狼性”文化,一方面也时时刻刻强调“做人”,“正直”和“同理心”被赵鹏天天挂在嘴边……

  一堆反主流的作风组合在一起,竟然可以让BOSS直聘过得还不错。而这些作风的根源,都源于赵鹏自己。

  70后、山西人,1989年以山西省文科探花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;毕业后在团中央工作11年,最高做到团中央办公厅调研处长;后来下海加入智联招聘,从公关经理干起,做完了所有能做的岗位,最后成为CEO,带领公司扭亏为盈;离开智联招聘后,有竞业协议在身,做过投资、孵化过本地生活服务项目;后来通过收购“看准网”重回招聘行业,并于2014年7月推出BOSS直聘。

  这些经历养成了赵鹏的性格特点。有人认为他圆滑世故,有人认为那是看得透彻;有人认为他缺乏愿景,有人认为那是脚踏实地;有人认为他松于管理,有人认为那是通晓人性;有人觉得他固执而保守,也有人他觉得他敢于担当且对人负责……

  如果非要给BOSS直聘和赵鹏贴一个标签,那就是——非典型。这家公司和他的创始人,真的和大部分创业公司和创业者都不太一样。

  燃财经采访了BOSS直聘创始人赵鹏、BOSS直聘高管和员工、BOSS直聘投资人,以及其他招聘行业人士,试图解读这家非典型创业公司的突围秘密,以及它背后的非典型创业者赵鹏。

  01  

  诞生于偶然、不相信战略

  突围全靠运气?

  “人啊,入了什么行,就是祖师爷的人了,不管这碗饭吃得好赖,通常都会一直吃下去。”赵鹏对燃财经感叹。

  34岁时,赵鹏离开团中央,加入智联招聘,用他的话打趣——从此成了“人贩子”。在智联招聘5年,赵鹏负责过市场部门、产品部门、BI部门、销售部门……“除了财务总监和技术总监,其他都干了个遍”。智联招聘在这期间从一家几百人的公司扩张到了近三千人,赵鹏自己也不断提升、最终成为了智联招聘的CEO。

  2010年,在那场著名的“高层内讧事件”后,赵鹏离开了智联招聘,转做投资,期间曾把主要精力放在其孵化的本地生活服务平台“千品网”上。3年后,千品网失败,赵鹏告诉当时的合伙人王国光,自己想去山里待一段时间,思考下一步该往哪里走。

  不久之后,赵鹏决定重回招聘行业,做回“人贩子”。他的回归之旅从一个叫做“看准网”的网站开始。看准网原名“分智网”,是一个雇主点评网站,创始人叫姚志成。分智网在只有一个程序员、一个运营,一共三个人的资源配备下,就做到了每天十几万人的访问量。赵鹏觉得有机会,正好姚志成做得“有点累了”,于是赵鹏收购了分智网,后来改名看准网。价格很好谈,价格之外,姚志成对赵鹏只有一点要求——“你千万别把这个网站给我弄没了。”

职场信息分享平台“看准网”
职场信息分享平台“看准网”

  收购分智网,赵鹏是做过严密计算的。雇主点评模式,已在国外得到验证,一个名为Glassdoor的网站当时获得了谷歌投资的7000万美金,估值逼近10亿美金,赵鹏想把分智网做成中国的Glassdoor。但后来BOSS直聘的诞生却很意外,“就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”。

  所谓的雇主点评,指的是雇员和前雇员可以发表公司评论、工资待遇和面试等与求职有关的信息,供其他人查看。赵鹏和几个合伙人左看右看,觉得“这玩意儿不解渴”,也就是不直接解决招聘行业的核心痛点。但直接、解渴的模式好像已经被智联招聘、前程无忧做了,赵鹏左思右想,决定回到原点思考问题——招聘的本质是什么?

  “大哥找兄弟,兄弟找大哥!”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,赵鹏找到了北,一个希望给老板和求职者提供直接开聊机会的想法由此诞生。

  10来个人的团队很快开干,但因为人少、写程序写了3个月,2014年7月13日,iOS版本的BOSS直聘软件通过审核得以上线,这一天也成为BOSS直聘的诞生日。

BOSS 直聘CEO 赵鹏
BOSS 直聘CEO 赵鹏

  今天回头看5年前的这个决定,赵鹏自己感觉很偶然,他甚至不觉得这款产品有什么创新,只是“对部落时代求职招聘进行了一次还原”。在赵鹏看来,大哥和兄弟直接沟通的模式自古以来就有,只是后来人类把它弄复杂了,并且停留在了复杂的状态里,却忘了这件事的本质是什么。

  华映资本合伙人章高男在对BOSS直聘产生投资兴趣前,并不认识赵鹏,他是BOSS直聘的用户,觉得产品不错,才主动找上门。章高男认为,BOSS直聘改变了传统招聘公司延续几十年的“卖简历”模式,同时在产品里加入了社交属性,“下一代招聘工具”是他对BOSS直聘的第一感觉。

  由于踩上2014年、2015年的创业热潮,BOSS直聘的用户规模在短时间内快速壮大,第一个百万用户积累虽然用了一年时间,但第二个百万用户仅仅用了不到60天。

  2018年世界杯广告之前,BOSS直聘的日活跃用户数与前程无忧、智联招聘尚有差距,大约为这两强的一半。世界杯广告让BOSS直聘声名大噪,用户规模翻了一倍,从此三家高下难分,在移动端相关的一些数据方面,BOSS直聘甚至经常位列第一。赵鹏称之为“突围”,他说,“互联网世界哪有老三?”

  总结这五年来的突围经验,赵鹏只用了四个字——实事求是,“你就坚持实事求是,坚持常识和逻辑。不要胡说八道,不要乱嗨,创业没有起来嗨的时候。”

  不过,BOSS直聘成为一家拥有上千名员工的公司之后,原来坚固的东西正在经受挑战。赵鹏观察到,有些员工开始用“成年人的方法聊天了”,什么“商业模式”、“战略”、“格局”这种“玄幻”的词让赵鹏感到可怕,因为“不太像人话”。

  与时下盛行的逻辑严密的创业理论不太一致的是,赵鹏的认知里全是朴素甚至土味十足的原始逻辑,在他的叙述里,BOSS直聘的成功似乎充满了运气成分。

  当然,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02  

  寻找本源、不设KPI

  创新来源于混沌?

  “你做投资的时候,不问创业者他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吗?”

  “我就问:你给谁创造价值?你凭什么能做?你怎么挣钱?”赵鹏这样回答燃财经。他习惯以自己的“老派思维”理解这个世界,排斥流连在各种看似深奥、实则空洞的概念里。

  Luke是BOSS直聘的一名产品总监,曾在另一家招聘企业供职多年。去年入职BOSS直聘后,他以往的做事习惯频繁受到赵鹏的“挑战”。Luke告诉燃财经,“他(赵鹏)不会评估你的产品流程、界面设计,而是每次都提出直击灵魂的拷问。比如,你这个功能到底服务于哪些用户?这个用户群是你想象的还是真实存在的?你是否真的为这些用户创造了价值?你怎么证明这一点?”

  Luke说,这些拷问逼着大家“往底层想”。这和Luke以前的工作方式完全不同,当时他们更重视用户体验的问题,重视实际可感知的问题。Luke的前雇主曾在2015年学习BOSS直聘做了直接沟通功能,但后来发现聊天模式仅仅是BOSS直聘的一个外壳,其核心是背后的推荐算法和人才匹配。

  赵鹏喜欢拿另一位产品经理的说法打趣。这位BOSS直聘的产品经理说,做产品就是“踩坑搞版本”。形象一点,做产品就像往墙上垛泥,垛一个掉下来了,再垛一个又掉下来了,突然有一个垛住了,不要问为什么,赶紧在这个泥周围使劲垛。“这就是不实事求是,天天编剧本、YY、自嗨。”赵鹏说,“你做对了一定是因为你满足了用户真实的需求,所以要找到最本源的那点事,然后你就自由了。

  寻找本源,是每一个BOSS直聘员工都要面临的问题。连销售部门也不例外。

  兰涛加入BOSS直聘较早,在此之前他在猎聘做商业化工作。在他加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BOSS直聘都没有进行大规模商业化。兰涛的精力只能放在服务客户上,赵鹏总是对销售部门讲,“现在应该专注在产品上,做收入还不到时候,因为你的产品不够锋利。”

  从2017年开始商业化后,赵鹏甚至自己提出一个词,叫“不良收入”,指的是赚了不该赚的钱,或者今天赚了明天该赚的钱。赵鹏给产品部门提了一个需求,让他们及时发现不良收入,并要求销售部门研究是不是该退钱。

  企业遇到的每一个复杂问题,赵鹏都试图用他的本源思维去解决。而这种风格的本源,赵鹏觉得是自己“不怕被人认为弱,但怕被人认为蠢”,“我输了没关系,我是输过很多次的人。但我特别害怕自己没有把事情搞清楚,停留在表面或者表面之下的某一层就自以为掌握了真理。”

  2017年因为审核不严导致恶性事件发生,BOSS直聘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。赵鹏及时认错,并投入了一层楼、上百人的团队确保招聘安全,“大年初一也上班”。天下不可能无贼,但赵鹏希望能够通过规则和技术手段提高不法分子来BOSS直聘作假的成本。他说,“企业安全团队跟坏人之间的斗争,本质上是成本的斗争。”

  尽管看似放弃了很多短期利益,但BOSS直聘还是顺利地实现了盈利。2017年11月,BOSS直聘首次月度盈利。从此以后,赵鹏感觉“能靠自己活着了”。

  考虑到这是一家内部不设立KPI的公司,它的高速成长就显得更加不可思议。赵鹏承认,没有KPI制度,公司里一定会有人“摸鱼”。但没有混沌就没有自由度,如果所有人都被绑在KPI这部高速运转的机器上,那这部机器很可能走着走着就被淘汰了。“两害相权取其轻”,赵鹏说,创业公司需要混沌。

  顺为资本合伙人程天认为,BOSS直聘是一家以互联网模式驱动的创业公司,在早期非常需要模糊管理,因为没有人知道很多东西到底行不行,模糊管理可以应对不确定性。但在未来,随着公司规模越来越大,肯定要回归到正常的管理方式上去。

  03  

  赵鹏想要“弄明白”

  “赵鹏是一个成熟的创业者,很有自己的主见,做事坚定、执着。”程天这样评价赵鹏。

  BOSS直聘并不是一出道就火,2015年2月,在产品上线7个月后,日活用户数才艰难达到1000。当天,赵鹏带着“兄弟们”喝了一顿庆祝。在这段缓慢前行的日子里,有人怀疑过BOSS直聘的方向究竟对不对,但赵鹏说自己从来没有怀疑过。

  “我这个人就是比较轴,这是没道理的。万一相信了一件错的事情,大家跟着我一起倒霉。但是万一我相信了一件对的事情,就很有力量。”赵鹏说,那段时间他和产品经理围绕业务细节整天讨论来讨论去,“两个死胖子经常讨论到天亮”,到后来彼此都讨论“恶心了”。

  “对事情深思熟虑,大局上举重若轻,战术上如履薄冰。”赵鹏的老朋友王国光这样评价他。在王国光看来,千品网失败后,赵鹏经历了漫长的思考过程,才把目光聚焦在了人力资源的移动互联网化这个方向上。王国光说:“他只要想清楚了自己的定位和打法,就完全不考虑和竞争对手规模上的差距,但在具体的落地细节上一定会抠得十分认真。”“战略上藐视,战术上重视。”

  2017年底公司微微盈利后,赵鹏一直在寻找突围的机会。最终选择在2018年世界杯期间出手。

  "找工作!上BOSS直聘!找工作!直接!跟老板谈!升职!加薪!找工作!上BOSS直聘!"简单、粗暴、洗脑式的广告文案让BOSS直聘一时间名声大噪。BOSS直聘的活跃用户数量在这期间翻了一番,开始与前程无忧和智联招聘不相上下。

BOSS 直聘2018年世界杯广告
BOSS 直聘2018年世界杯广告

  从效果上看,这次营销无疑是成功的,但质疑声也有很多。对于争议,赵鹏看得比较淡然,他从智联招聘时代就在营销上比较有建树,甚至有人称他为“营销型CEO”。他说:“永远有争议,比争议更可怕的是,你振臂一呼,没有人支持,也没有人反对。”

  当然,铺天盖地的议论袭来的时候,赵鹏也很忐忑,这时候他意识到个人的认知是无法预测群体的反应的,只能在忐忑中等待。有一些骂BOSS直聘的文章文风十分犀利,赵鹏看了觉得“不好意思”,“就好像一个特别体面的人走在街上,一时兴起耍了个活宝,结果周围所有的人都出来义正言辞地骂他是傻X”,“心里还是会震动的,但事后也就这样了”。

  在投资人那里,世界杯的故事有另一个版本。顺为资本合伙人程天曾经试图说服赵鹏不要在世界杯上孤注一掷,赵鹏12345列出了自己的理由,程天12345挑战他。但在最终决策的时候,赵鹏还是很坚定的。

  事后回想起世界杯这一战,赵鹏自己也十分感慨。赵鹏的生活很朴素,办公室里到处都是低价买来的二手桌椅。用他的话说,公司省吃俭用好不容易积累了点资本,在世界杯一下子要全部花出去。据了解,BOSS直聘在世界杯期间的广告费用花了一个亿左右。“打不好就把士气打没了,把团队之间、团队和投资人之间的信任打没了,以后就没有人敢做决策了,这是最可怕的。”

  赵鹏知道,该冒险的时候要毫不手软。

  1970年出生的赵鹏,认为他这个年纪的创业者才是主流。“创业一定要有一个结果,你领着一帮人,成百上千人,搞了一个事情,一定不要辜负大家,不要让dream变成泡沫。”

  BOSS直聘深深打上了赵鹏的个人烙印。在这家公司,做人和做事同样重要。曾在机关11年,赵鹏接受的训练是先做人,后做事。好好做人意味着要正直和换位思考。后来这些价值观被他用到了企业管理中。在BOSS直聘,上下级、同级对一个人的看法非常重要,离职比入职手续麻烦,因为有人提出离职时,公司要做很多相关的上下级访谈,人力部门必须弄明白——这个人离开的真实原因是什么?

  赵鹏也想为招聘行业做一些基础研究。2018年7月,薛延波加入BOSS直聘担任首席科学家,并牵头组建了CSL(Career Science Lab)职业科学实验室,对职场人的幸福感、安全感、企业在人才竞争中的竞争力以及双方的匹配度上展开研究。 

  薛延波对燃财经表示,技术型的解决方式要靠数据说话,而传统招聘网站收集的简历是非结构化数据,再通过姓名、联系方式等信息把数据逐渐结构化,这样的结果很容易形成一个个“纸片人”。所谓“纸片人”,是说得到的每个应聘者数据都是静态的,企业无法通过性格、喜好等动态数据对应聘者有更多了解,从而缩短面试的匹配时间。

  薛延波和赵鹏因为同时喜欢《三体》而结缘,除了希望能在职业科学的应用上找到突破外,薛延波来BOSS直聘也有赵鹏的原因。“老赵是一个很博学的人,我们聊天的话题往往很宽泛,可以从生活一直衍生到量子理论。同时他也是一个很有活力的70后创业者,心态异常年轻,每天和公司里的年轻人在一起也没有违和感。和很多循规蹈矩、死气沉沉的创业者比起来,他更敢作敢为。”

  赵鹏想把BOSS直聘带上市,等企业“健壮”后,他还有三件事要做:1,读一个文化人类学博士,理由是——“人多有意思啊,我们除了不明白自己,什么都想明白”;2,做一个纪录片,主题是“大河是怎么死的”,理由是——“很多河都死了,我老家的母亲河也死了,这么大一条河,怎么说没就没了?;3,做一个老年人看护机器人,理由是——“久病床前无孝子,重复性劳动特别消耗”。

  还有很多问题,赵鹏没“弄明白”,赵鹏想“弄明白”。

  附:燃财经专访赵鹏实录(部分)

  突围之后,冲刺IPO

  燃财经:BOSS直聘是怎么诞生的?

  赵鹏:从天上掉下来的。纯粹直觉上认为能做,没研究过为什么。在BOSS直聘之前,我们先收购了看准网的前身分智网,但这个模式解决求职和招聘的痛点来说比较间接,不是很解渴。几个人聊着聊着说干就干,7月初提交了苹果和安卓版,7月13号苹果系统就通过了审核,就这么有了BOSS直聘。

  燃财经:当时预想过5年后会做成什么样吗?

  赵鹏:这个产品大概要干什么我们想过。有个大哥出来抓兄弟,有个兄弟出来找大哥吃饭,你让他俩直接聊起来,这个初衷今天一直没有变过。没有互联网之前,它在线下存在已久,甚至没有招聘会之前,几千年都是这样。BOSS直聘只是对部落年代求职招聘的一次还原。

  燃财经:成立5年,哪些节点对BOSS直聘来说比较重要?

  赵鹏:第一个是2015年2月DAU过千,那时候过一千就值得喝酒庆祝了,虽然用了7个月。

  第二个节点是2017年11月,第一次月度盈利。第一次感觉不慌了,能活着的感觉真好。很多创业公司都没等到这一天,我们用了三年时间实现了。以至于当时没敢相信,到12月中旬的时候,又让财务算了一遍,确定没骗我。当然也和我们比较节省有关。

  第三个节点是2018年世界杯,这是记忆最深刻的一个节点。BOSS直聘一直把用户规模看作衡量能给多少人提供价值的标志。在世界杯以前,我们在用户服务规模上大体是同行的一半,世界杯期间用户增长的直接结果就是与同行的规模同步了。我把这个结果称为突围。互联网世界哪有老三啊?千年老二努力活着。

  现阶段就有点成长的烦恼了。公司的人多了,关注的人也多了,突然有大公司的感觉了。有一些同学也开始学会用成年人的方法聊天了,聊一些“商业模式”、“战略”、“格局”这种玄幻的词。

  燃财经:现在回头看过去的5年,你觉得自己做对了什么?

  赵鹏:你就坚持实事求是就好了,千万不要放开常识和逻辑。离开实事求是就是胡说八道,创业没有起来嗨的时候。你弄对了一定是因为符合了用户到底想要什么这件事,符合了干这件事的本源。

  燃财经:接下来一年有什么计划?

  赵鹏:Get ready to IPO,这是我们第一次跟媒体讲。之所以敢讲,是因为确定要去实现它了。我们也不是着急IPO,但是你要准备好,今天看来是可行的。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,从绝对意义上的野蛮生长、有些任性的机构,向相对精细化运营、正规化运营的阶段过渡,是到第六个年头该做的事。

  有这样的目标,团队的目标也会更清晰。创业者谁不喜欢IPO,其实也不知道为什么IPO,反正就是很喜欢。如果我们承认创业不是嗨的过程,而是一定要有一个结果的话,我觉得做事情,尤其是领着一大帮人搞了一件事,就必定不要辜负大家,不要让dream变成泡沫。还是应该把dream变成价值,如果有人为价值给了价格,团队也可以过的很殷实,“家长”们也不用再担心。

  管理要有“余地”

  燃财经:在管理上你相信什么?

  赵鹏:第一,创业至今,我们仍然处于进化者角色,我喜欢用evolution(进化),不爱用 revolution(颠覆)。大家动不动颠覆,能进化已经很厉害了。过程里最需要的其实是创新,而创新唯一的朋友是保持相对混乱。但有个前提,你得有资源。怎么有资源?最大的正事就是融资。很多创业企业往往精神头还有,钱没了。一句话概括,你把融资这个事情搞好,然后拼命的去创新、去探索。

  燃财经:你的融资优势是什么?

  赵鹏:70后的优势就是这张老脸。给我钱的人70后居多,尤其是早期,这些人原来就了解你。对我来说,创业融资唯一一点特殊性就在于,早期没有到处跑着去融资,都是在刷脸,本质刷的是你的信用。创业的本质就是从大圈子混进小圈子,由于过去这些年攒了点人品,所以小圈子里的人都比较认我。前几轮融资还不是很受掣肘,当然大了以后就要开始做模型。

  燃财经:BOSS直聘为什么没有KPI?

  赵鹏:无KPI,我们的企业文化就八个字:自我驱动,简简单单。用这个方法干活一定有人摸鱼,两害相权取其轻,现阶段的主要目标是创新,没有混沌就没有自由度,要不然所有人都会变成只会KPI分解的机器。有具体KPI和无KPI不是谁好谁不好的问题,这只是一个阶段问题。

  我们之所以有今天,也是因为起步最难的时候,资本给了空间。公司初创那年,我已经43岁了。当时既没有看准网,也没有BOSS直聘这个设想。资本只知道我们几个算行业里相对老炮的,他们觉得这件事有可为,给这几个人身价标了价值。我那时候连一张纸的BP都没有,融资是我刷了二十年人品刷来的。

  所以我们跟多数创业者开始融第一轮时,有不同。我本来是在资本给余地的情况下才开工的,我们为什么不能给别人余地呢?余地是我们厂的财富。也不说别人的方法不对,实事求是就好了。

  最怕“振臂一呼无人理睬”

  燃财经:BOSS直聘现在是一个安全的平台吗?

  赵鹏:BOSS直聘是国内招聘平台中最安全的,虽然这个说法违反了广告法,也好像得罪人。 

  我先说原理。大平台每个月服务几千万人,我们得承认,你面前就是人类。你要坚守住节操,在钱面前、在权力面前、在人情面前。节操体现在制度上,最终靠技术和成本落实。

  简单举个例子。我们投入了一层楼、百人以上规模的团队,包括科学家、工程师、审核的人去保证平台安全,他们大年初一也上班。在原理上你要清楚,只要是人多的地方就有贼,要么把贼抓住,要么让贼觉得来了不划算。

  我们没办法做到天下无贼,但是我们可以让贼觉得来这不划算。所以我们用大规模的成本去把贼的成本垒起来。企业总归垒得起,除非你不愿意。博弈的本质其实就是成本的博弈,归根到底是一个决心和成本问题。

  燃财经:世界杯广告为你们带来了翻倍的增长,但是也有人觉得你们太洗脑了,怎么看这种争议?

  赵鹏:还要讲一句话,实事求是。不管黑猫还是白猫,逮住老鼠的就是好猫。这么一丢丢大的企业你要干嘛?我相信我给用户提供了更好的价值,你凭什么相信?没打过什么广告、靠口碑都到了一百万DAU算是一个证据。但你想给更多人提供服务,人家怎么能知道你?你就得喊出来。永远会有争议,最害怕的是振臂一呼既无人支持,也无人反对。

  燃财经:会不会忐忑?

  赵鹏:忐忑,这也是创业带给一个人的价值。当你要面对这么多人的时候,有时候你只能等结果。嘻笑怒骂的文章都有,有一些极为犀利,不好意思,被人骂成这样,就好像一个特别体面的人走在街上,一时性起耍了个活宝,周围有人站出来义正严词地说你就是一个傻X,心里还是会有振动,然后事后也就这样了。

  燃财经:过去5年,最艰难的是什么时刻?

  赵鹏:2015年,有一阵子没钱了,那个月要花96万,发人员工资、五险一金,交房租水电。新的投资还没有到位,也没有人贷款给我们。到了开工资的日子,只能自己借钱给公司。

上一篇:苹果的保密像用枪顶着员工脑门?反泄密堪比谍战大片
下一篇:忘掉美团,重仓王兴

相关推荐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猜你喜欢


匿名社交,战事永难停

匿名社交,战事永难停

  又有社交产品倒下了。到7月末,匿名社交App一罐团队就将解散,此时距离一罐上线仅一年。   一罐并非被用户完全抛弃,其创始人郭子威(纯银V)透露的数据是,一罐还有6位数的日活,...

直播与爱情:一位主机游戏主播的自白

直播与爱情:一位主机游戏主播的自白

  相比粉丝百万,他更希望能找到生活的平衡点。  Dell小明是庞大主播群体中的一员。  他不是“月入百万”的明星主播,也不是直播圈的边缘小人物。小明直播各种...

二维码
关闭
关闭